主页 > 古代言情 >

东京1.5分彩走势新书速递|邓颖玲:现代英美小说的空间化

编辑:凯恩/2018-12-31 02:02

  二十世纪的英美小说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下列事实足以说明这一点。英国水石书店向47名文学批评家和作家发出评选邀请函,请他们从二十世纪以及二十世纪前任何世纪创作的小说中,为今后100年评选出10部文学名著。与此同时,英、美许多出版机构也各自推出“20世纪世界百部文学名著”。不约而同的是,他们几乎都把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放在榜首,接下来还有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到灯塔去》、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这个结论一方面说明了二十世纪英美文学的辉煌成就,同时也引发了学者的好奇:《尤利西斯》晦涩难懂,“连攻读英国文学的英、美大学生也必须耐着性子以极大的毅力才能把它读完,读完后也常常是莫名其妙。普通读者更是难有兴致去领略它那独特的风采”,这样的著作何以成为名著?何以排在榜首?这种好奇甚至质疑不仅发生在《尤利西斯》身上,二十世纪的其他经典小说也有涉及。以康拉德的长篇社会小说《诺斯托罗莫》(Nostromo)为例。我国读者比较熟悉的是康拉德的名作《黑暗的心》(Heart of Darkness)和《吉姆爷》,对《诺斯托罗莫》相对陌生,研究较少。其实,同《黑暗的心》和《吉姆老爷》相比,《诺斯托罗莫》规模更加宏大,结构更为复杂。很多评论家都认为,《诺斯托罗莫》是康拉德最杰出的作品,是他创作艺术的巅峰之作。弗·雷·利维斯(F.R.Leavis)在《伟大的传统》(The Great Tradition)中宣称,《诺斯托罗莫》是康拉德“最重要的作品”,“《诺斯托罗莫》里的康拉德是堂堂正正的职业艺术家”。康拉德在他的另一部政治小说《间谍》的补记中也承认,《诺斯托罗莫》是他“最大的一张画布”。我国学者对《诺斯托罗莫》比较陌生,很大的原因是小说阅读的难度。小说中故事场景、人物、时间和叙述角度不断切换,令人难以卒读。常常有人抱怨康拉德的这部小说“缺头少尾”、“缺乏衔接与连贯性”、“结构颠三倒四,开始是中间,结尾是开始”。热奈特也这样评价道:“阅读此书是我的失望之旅,每次我试着理顺《诺斯托罗莫》的时序,却每次都得到不同的答案”。

  这种质疑和抱怨的产生有很多原因。首先,从创作内容上看,发生在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造成了西方社会巨大的文化、社会、心理震动,使二十世纪的英国和美国进入了一个现代化都市生活与机械物质文明共存、文化价值观念断裂、社会道德转型、传统艺术秩序瘫痪的精神危机时代。时代的变化要求文学艺术寻求新的价值观念、审美取向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艺术形式。关于这一点,英国作家斯蒂芬·斯彭德(Stephen Spender)在现代主义兴盛期过去后作了概括性总结:

  我发觉现代派作家刻意创造一种新文学,因为他们认为,我们这个时代在许多方面是前所未有的,是过去的文学艺术的常规表现形式所无法表现的。

  社会历史的剧烈变革一方面使人们以眷恋的心情追忆过去的“伟大传统”,同时又促使作家去探索、描写那些肉眼所观察不到的、没有具体形状的东西——人的潜意识、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和难以预测的未来。昔日以形象性和感性因素为重的浪漫主义和传统现实主义在炮火的轰击下败下阵来,让位给以文学的抽象形式著称的现代派文学艺术。如果说二十世纪以前的文学仍以描写、反映客观现实为主,那么,二十世纪的文学则突出了创作主体和接受主体,偏重主观对现实的感受和体验,强调主观意识对客观现实的再造,创作的重心从外部转向内部,从客观移到主观。正如张中载先生所说的那样,

  20世纪初,小说家发觉一味地描述客观世界已经把小说这个文类带入死胡同。而走出死胡同的途径是转入自我剖析的内省,或转入描述内心世界的内白叙述。

  其次,从创作形式上看,二十世纪的小说家们广泛地采用诸如内心独白、时空跳跃、意识流等非写实的手法进行创作。他们认为,形式技巧的创新比题材的社会性、思维的逻辑性、时间的顺序性、文字的通俗性更为重要。当代英国评论家拜厄特(A.S.Byatt)总结归纳了现代英国小说的两种传统:第一种传统以阿诺德·贝内特(Arnold Bennett)、高尔斯华绥(John Galsworthy)和威尔斯(Herbert George Wells)为代表。他们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注重小说的模仿现实、记叙历史的功能。完整的故事情节、逼真的人物形象、逻辑的思维呈现和按顺序的时间安排是这类小说共有的特征。第二种传统以亨利·詹姆斯、D. H.劳伦斯、弗吉尼亚·伍尔夫、詹姆斯·乔伊斯为代表。他们遵循“实验主义”的创作原则,注重小说的虚构功能,强调探索人的自我本质和小说本身的形式结构。他们认为,艺术技巧的精雕细镂、形式结构的标新立异和人物内心的真实呈现比思维的逻辑性、时间的顺序性、人物事件的模仿性更为重要。因此,在他们的作品中,历时性事件往往被分割成若干共时性的画面、片段,对时间的总体性体验转化为对瞬间性的体验,对人物事件的客观描写转为对人物内心情感的捕捉。从二十世纪英美文学发展的整体态势来看,很明显,第二种传统占据主要位置。这主要得益于包括伍尔夫和劳伦斯等在内的一大批现代主义作家为推动现代主义文学改革所做的不懈努力。伍尔夫在剑桥大学对学生发表演说时宣称:

  (1910年)人与人之间的一切关系——主仆关系、夫妇关系、文学关系——都变了。人的关系一变,宗教、品行、政治、文学也要变。

  她对当时被称为“现实主义三杰”的贝内特、威尔斯和高尔斯华绥的保守、刻板和陈旧的创作方式进行了严厉的抨击,称他们为“物质主义者”,认为他们只热衷于对外部世界和生活表象的描写,无法反映人的内心真实。现代主义作家的锐意改革不仅与传统文学分庭抗礼,而且使其黯然失色。李维屏先生在全面考察了现代派作家的创作实践之后,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现代派作家的作品“在揭露社会矛盾、反映精神危机方面不但整体上超过了20世纪的现实主义作品,而且与以往任何时期的任何文学作品相比都毫无逊色”。托马斯·哈代在1926年更是无可奈何地承认,东京1.5分彩!“他们(现代主义者)改变了一切”。

  一是倾向于采用越来越有形的戏剧性描述,东京1.5分彩走势直截了当地依靠列举物件和行为的名称,报导人物所说的话;另一个方面,是倾向于对不受阻遏的意识之流作表面完整的、连贯的复制。

  事实上,这两种“趋势”,从创作手法上来看,可以归纳为一种,那就是偏重对人物的心理活动和外部事件进行直接的、同时性的展示,也就是现代小说的空间化趋势。卫姆塞特(W.K.Wimsatt)和布鲁克斯(Cleanth Brooks)也指出了现代小说的这—趋势,他们认为:“现代小说,也可被称为无我的艺术。即被认为全属小说物质的各方面,要呈现而不可讲述”,因为,“这些小说家,希望读者忘了作者的存在,让故事似由自己在讲述,依靠自己的生命发展开来”,这样,“小说的一般趋向,是走向戏剧的路线,强调直接呈现,而不必由一个特殊的叙述者为媒介”。这种戏剧化的直接呈现,表现在小说创作上,就是作家们在创作小说时对时间进行了空间化的处理;他们倾向于从空间而不是时间上来展示世界、言说内心。事实上,二十世纪的很多英美小说家在他们的小说创作中都成功而出色地运用了空间。普鲁斯特的经典巨著《追忆似水年华》是一部以“时间”为主题的小说,但其成功之处正是由于对这种时间进行了完美的空间化处理。

  总的说来,二十世纪英美小说的主要特征是它在形式和技巧方面的革新。它革新了小说的形式,把小说从时间和因果率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将小说引向空间化。二十世纪的作家通过空间形式的引入,把小说的形式和技巧变成了小说内容的一部分。在他们看来,在这些空间形式和技巧中可以发现叙述背后的观点、模式、构思、象征、隐蔽的人物形象、隐蔽的内心情感和个人意识。通过小说的空间艺术形式,可以发掘生活在这个历史时代所具有的内在的、深层次的涵义。

  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下设哲社、文史、政法和经管四个编辑室及威科项目组,主要承担文史哲及社会科学领域学术著作的编辑出版工作。出版物包括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中华当代学术辑要》、“大师文集”等为代表的多种学术译介和学术原创著作。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亚马逊购买《二十世纪英美小说的空间诗学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